首页 > 本地时评 > 正文
新闻时评 教师的灵魂不能为“名”害“实”
更新时间:2019-08-01 01:05:53 点击数:179 来源:本站

  近日,有消息称江西省一所高校美术专业因缺少师资而导致其课程无法正常设置。究其原因,该专业并非师资不足,而是由于多名教师同时赴韩国、俄罗斯等国家访学或攻读博士学位所致。近年来,为了满足教育部教学评估对师资的“硬性”要求和教师个人职称晋升的主观需要等原因,致使一些高校的教师纷纷外出“混”博士学位,其中不乏艺术类专业的年轻教师,他们大多盯住俄罗斯、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邻近国家的艺术博士学位。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国家的一些艺术博士学位很容易通过,性价比超高。”那么,滋生“高校教师出走‘混’博士学位”现象的根源有哪些?而如此获得的这些“博士”学位,其学术水准又到底如何?本期时评,特邀请相关专家展开解读。

  虽然五四运动已过百年,但今天的我们对“赛先生”和“德先生”还是不够熟悉,常常忘记了科学精神,直接把科学理解成技术,记住了实证,而忘记了理论的假想和想象。五四时期的陈独秀认为,为了引进新艺术必须破坏旧艺术,而不是提出包容性地思考新旧的融合,即使如此,时期人们对于艺术还是可以做到中西兼修、融合创新。反观当下艺术学科的发展,专业分割越来越严重,互不学习,欠缺交流。比照百年前,无论是教育培养领域,还是育才用才方面,抑或是学术评价方面,反倒显得愈加僵化。一方面因文化自信的缺失,动辄以所谓“国际标准”来要求教师的各项指标;另一方面又以中国的某些特殊性来要求各个学科、各个学校,导致千校一面、千人一面地追求高学历,失去学校的自我定位意识。这是标准的拿来主义,人才是拿来主义,专业也是拿来主义,如此折腾,教师何来心底的自信培植?

  “学”和“术”本就是两回事。术是学的研究对象,离开术的学就失去了研究的基础,术起于实践性,而学根于术的现象和历史。两者的研究对象并不相同,要求一个从事国画技法教学的教师留学一年,要求研究“术”的去拿个博士学位,这就好比让善于爬树的猴子与鱼比赛游泳一般,荒唐可悲。“博士”一词,取自西洋,即使在美英等所谓科学先发国家,他们艺术学科的博士学位也只限于艺术史和电影史,并无实践性质的博士设置。博士英文对照为“Doctor”,与医生同词,按西文取义,当为教导者。如搞不清学科之道,何以当“Doctor”?如果认为经过学院式训练就有了“Doctor”的能力,显然是固化了名实关系,让实践或实务为研究对象的老师读博士,是属于典型的“削足适履”。

  若从中文之义论,博士当为博学之士,一个人三四年的时间阅读专业领域的文章文献,可博学乎?孟子说,“穷不失义,如士得已焉;达不离道,故民不失望焉”。若因为怀才不遇而去混个博士,那么,“士”的精神何在?这样的要求看起来似乎是望文生义式的解读“博士”,但即使西方,其本义也是如此这般地要求博士的。一个翟天临事件让教育部门开始对论文展开“全面筛查”,说明了什么呢?博士文凭发了这么多,究竟多少是有真才实学的不得而知,但名校尚且如此,又如何要求其他院校呢?一些高校教师的职称评聘要求海外访学交流的经历,是否也是因为对自己培养的博士的一种不信任体现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学位或教师的考评问题,看上去作假或堕落的似乎是教师,然而,若不从系统的角度来分析问题,则永远是教育界的顽疾和痛苦,不仅不能塑造教师的人格,留给他们的只是难以声辩的屈辱。当下,高校教师职称名号主要有教授、研究员、高级讲师为代表的几种类别。概括来讲,研究员以科研为主,讲师以教学为主,教授则应涵盖研究员与高级讲师的一些职责,而现在三者却常常名不副实,一些讲课优秀、传授技艺者往往只能做个高级讲师,以科研论文晋升的反倒大多成为教授,在一些高校中,高级讲师的评聘甚至还有些照顾意味,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这些教师的尊严已经构成了“伤害”。可见,这种指鹿为马的职称叫法,既违背了汉语语义,也扭曲了评价制度。本来是人事制度的错误,反倒成了老师的错。

  然而,中央三令五申地号召改革,鼓励多通道考评人才,为何落实到具体层面就变成了一刀切?从杜绝“四唯”到清除“五唯”障碍,已经呼吁了不下十数年,高校的病依然如故。问题出在哪里?现实中,对于一些院校领导而言,在一线岗位上的教师就好比为他们添砖加瓦的“工人”,如果把学校比作一家公司,一些领导差不多也算得上是麻木不仁的资本家了,因为校长、院长们就是这么“搏”上来的。他们口头上为学校的发展,实则只是为了在任时的“工分”:教师职称的总量、博士学位的占比、发表论文的数量。关注数据多了,那么,关注人心自然就少了;开会多了,了解实情自然就少了。人事调研变成例行公事,不知年轻老师的真正能力所在,也不谈教师的职业理想,又何谈为天地立心的家国情怀?

  校园里的大树永远都是移植来的,土生土长来不及,校园不需要小草的情怀,只需要大树可以乘凉。难得最近清华领风气之先,招聘只需要找教书先生,但其他院校却说:“我们不到清华的层次。”应对了事的本位思维,如何具有“士”的精气神?按传统说法,读书人算得上“士”的话,那么,校长和院长该算得上知识分子加官僚,属于真正的士大夫一族,可是问当下几人能有“士大夫”精神呢?去年教育部已出台了清除“五唯”的文件,可有几所学校有针对性地修改了原来对人才发展有限制的条条框框呢?教师们的灵魂不能再被以“名”害“实”。“名不正,言不顺,言不顺,事不成”,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就指出了名实相符的重要性,今天的高校教师落得如此没有精神,让万世师表的孔夫子情何以堪?

上一篇:东方时评丨保护未成年益优秀案例当警钟长鸣


下一篇:关注时评:互联网法院彰显司法创新 特别关注 180909